我的位置: 德邦香港 > 政能量 > 正文

“1+6”圓桌對話會:展望後疫情時代的中國與世界經濟

  

  在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嚴峻考驗着人類集體智慧以及各國經濟與社會治理能力的關鍵時刻,11月21至22日,以視頻方式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五次峯會批准了《G20應對新冠肺炎、支持全球貿易投資集體行動》,並在發展數字經濟,維護多邊貿易、實現全球經濟財政與金融穩定等重大問題上取得了積極共識,展現出全球主要經濟體攜手應對共同挑戰的決心。

  G20峯會剛剛落下帷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即與世界銀行行長馬爾帕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格奧爾基耶娃、世界貿易組織副總幹事沃爾夫、國際勞工組織總幹事賴德、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祕書長古里亞和金融穩定理事會主席夸爾斯等主要國際經濟組織負責人以視頻方式舉行第五次“1+6”圓桌對話會,就世界經濟形勢與後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治理、中國“十四五”發展特別是深化改革開放等問題進行討論交流。這既是業已成功舉行四次圓桌對話會的機制化延續,也是在疫情陰霾依然揮之難去,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嚴重干擾全球貿易體系的大背景下,中國和主要國際經濟組織合力求解全球重大經濟問題的國際行動。

  始於2016年7月的“1+6”圓桌對話會,是近年來全球經濟治理領域的“新氣象”,相關機制安排並不多見。從2009年至2016年的七年間,中國的經濟規模以每年1萬億美元的台階跨越式發展,從2009年的4萬億美元躍上了11萬億美元的大台階,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平均超過30%,中國也因此被稱為全球經濟的“穩定之錨”。作為最大的新興經濟體,中國還不斷開放並向全球釋放發展紅利,在這段時期內向全球提供了亞投行等新興公共產品。

  在此背景下,六大國際經濟組織的負責人與中國領導人舉行定期圓桌對話,既是國際社會了解中國重大經濟政策走向與發展規劃的窗口,也是中國與主要國際經濟組織就全球重大問題交換意見、共同尋找解決方案的重要平台。圓桌對話的開展表明了主要國際經濟組織越來越看重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邊際作用與影響的擴大,而這與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後,中國在應對危機過程中所表現出的負責任大國形象密切相關。

  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應對中,中國不僅通過有效的宏觀政策穩住了經濟基本面,而且以實際行動穩住全球金融市場。中國在推動全球經濟邁向復甦的過程中發揮着關鍵作用,並在G20框架內表現出新興經濟體的國際擔當。眾所周知,自從G20作為一種由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國家共同發揮作用的全球經濟治理平台誕生以來,其在包括應對金融危機、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危機考驗的關鍵時刻均發揮着穩定器作用。G20事實上已經取代G7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力量。這個重要轉變,在相當大程度上表明瞭發達國家在技術層面接受了新興經濟體參與全球治理的必要性與重要性,也説明了自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以來,超級大國獨自負責全球經濟金融體系穩定的時代已經結束。

  事實上,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的實際運行中,作為實際主導國的美國與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合作在加強。例如,中國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投票權已升至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日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份額最大的十個成員國中有四個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巴西、中國、印度和俄羅斯)。中國在上述兩大組織的治理結構中的地位也得到加強。

  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積極引領作用,尤以G20杭州峯會的成功舉辦為重要里程碑。中國在該屆峯會上,確立了“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峯會主題。在峯會召開期間,通過習近平主席發表的主旨演講以及一系列雙邊或多邊行動倡議,首次向全球全面闡釋了我國的全球經濟治理觀;首次把發展議題置於全球宏觀政策協調的突出位置,並形成了全球多邊投資規則框架;首次發佈了關於氣候變化問題的主席聲明,並把“綠色金融”列入G20議程。這表明,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的重要議題上不僅具有設計能力,而且有協調力與行動力,也由此奠定了中國作為全球經濟治理的積極主導者地位。此後,各國更加重視與中國的經濟政策協調。通過與六大國際組織負責人的定期對話,不僅有助於中國進一步瞭解主要國際經濟組織的政策走向,提升中國參與國際經濟治理的主體意識與協作能力,而且十分有利於主要國際經濟組織在進一步瞭解中國經濟政策走向和發展思路的基礎上,加強雙邊或多邊的溝通與協調機制建設。

  作為重大外部變量,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帶來的巨大沖擊導致“蕭條經濟學”大面積迴歸,一度將全球宏觀經濟學家們的智慧供給逼到了牆角。危機可謂考驗各國經濟體在非常時期的彈性以及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與韌性的重要標尺。作為率先受到疫情衝擊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能夠在較短時間內穩住經濟基本盤併成為2020年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國家,中國在此過程中所表現出的面對重大危機與風險考驗的綜合應對能力與相關經驗總結,顯然是主要國際經濟組織的負責人極為關注的。

  隨着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制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建議,中國將在加快構建“雙循環”發展格局過程中,以更具開放的胸懷與氣魄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並以廣闊的市場空間和持續擴大的服務需求向國內外市場主體釋放改革與發展的紅利。預計這波紅利的釋放,將基於製造業的升級與發展、數字技術的不斷提升與產業化應用以及高標準對外開放和“一帶一路”建設與金融國際化等而陸續展開,進而構成21世紀上半葉經濟全球化和投資貿易進一步便利化的新動力。

  新冠肺炎疫情終將過去,備受關注的全球化及其未來趨勢,雖然難免受到一定影響但卻不會躊躇不前。促進經濟增長、貿易便利化和維護金融穩定並引領全球邁向更加均衡、開放包容、互利共贏的治理時代,是負責任的全球參與主體共同面對的歷史使命。值此關鍵時刻,中國領導人與六大國際經濟組織負責人,共同把脈後疫情時代的中國與世界經濟,是點亮全球經濟復甦之光的關鍵之舉。